会员书架
首页 > 其他 > 觉我形秽 > 111. 刑具

111. 刑具

好书推荐:蒸汽之国的爱丽丝和离之后怀娇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私藏玫瑰当维修工的日子表姑娘不想攀高枝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晚来雪听说我喜欢你?完全控制偏要勉强烈日与鱼极品嫂子云鬓楚腰九章吉首席医官娘娘腔谍海王牌第一夫人

戈柳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杰克文学jkwxw.cc),接着再看更方便。

窗外天空乌乌沉沉,呼啸的北风吹得越发紧了,摇晃着光秃秃的枝干发出扑簌的声响。苏叶在门口等着第一时间接应自家姑娘,来福叫伙计端了个炭盆放到她脚边,揣度着自家主子的想法,选择对开了一半的、能看到地牢出口的窗户视而不见,转头专心致志地拨弄起炭火。

温暖的炭火烧得噼啪作响,从思拓手里捧着一盏有些烫的姜茶,他穿得厚,也没坐在风口,所以不怎么冷。陆闻砚让他回家歇息,但先前已经让陆良白跑出去过一次的从思拓摇摇头拒绝了,只道:“等会儿怕是要下雪。”

陆闻砚披了件大氅,眯着眼睛看外面:“嗯。”

端着酒壶过来的伙计瞧见大开着的窗户,“哎哟”一声忙要上前来把窗户关好。

“让它开着。”陆闻砚略略偏转目光,来福会意地放下钳子,上前递了些钱给那伙计,小厮道:“再端个炭盆上来,要烧得最旺的。”

伙计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宁愿花钱多要炭盆也不愿意把窗户关上,但对于这位出手豪绰包下整座客栈一天的客人,还是麻溜地应了,不一会儿就端了个新的炭盆进来:“客官们先用着,烧得不暖了尽管叫咱们。”

门被再次关上,从思拓忽而听见陆闻砚发问:“你对三年前的燕北之战……了解多少?”

这实在是个宽泛的问题,但陆二哥此时问自己这个,应该不是想闲聊什么,从思拓想到执意要亲自审问陆良白的乐安郡主——她出身黎家,那个和燕北之战息息相关的家族。

“我对打仗实在不了解,”从思拓犹豫地压低了声音,问道,“是郡主怀疑……燕北之战和……那位有关么?”

“……不知道,她不肯和我说,不过能叫她念念不忘至此的,还能是什么呢?”陆闻砚随意地将手里的杯盏搁到旁边的桌子上,目光再度落到窗外,放得很远,“我实在不喜欢有人瞒我。”

从思拓端着自己的杯子,谨慎得一言不发,心想:要不说陆二哥你难搞呢,你这成个亲都显得比严大哥复杂。

“但我也没什么办法,”陆闻砚一手放在膝头,一手在轮椅把手上轻轻地点了点,“总不能威逼利诱。”

哪有对自己妻子用上“威逼利诱”四个字的,从思拓有那么片刻觉得难言,但他又想到这位好友过往的手段,一时不知道该说是友人太不走寻常路;还是该说这么看来你确实看重郡主。

“永和十一年冬,承恩伯府被诛三族,那时我已经回家休养。”陆闻砚一边说一边在心中盘算,“燕北之战发生在永和十二年夏,开战二十天后燕北城破,镇国公、镇国公胞弟及其次子身陨。”

同年秋末,镇国公夫人与其长子破釜沉舟,重整军队深入敌营,大破敌军斩杀金王,两人后来伤势过重而亡。直到战争结束,黎家阖府上下共计数十人殉国。蛮金元气大伤,与大虞签订盟约。

从思拓的年纪比陆闻砚小,彼时年纪也不算太大,不过他父亲是户部尚书,因此对朝堂之事还是比较了解,“镇国公是陛下伴读,又有从龙之功,”他思忖片刻,如实道,“家父说,陛下当初的确是准备杀了安王的,但……”

剩下的话陆闻砚也明白,当时负责押送粮草的安王是太后亲子,据说太后为了保全自己儿子的性命,向永和帝再三求情。但后来将安王褫夺封号,令其永世不得返京的命令,也看得出帝王当时气得不轻。

“不是都说当初致使燕北之战如此惨烈的原因还有一个?”陆闻砚在脑海里搜罗了一圈人名,总算对上,“陛下命东阳军营前去支援,但他们未能及时赶到。”

“我不懂武,只听家父说当时他们那些武将对此吵得很凶,有的说如果东阳军营能赶到,应该能力挽狂澜;也有的说,彼时几近入秋,沿途多雨,军队难行实在正常。”

“那时候康老将军还在世,上书为关永任担保,说他信得过关将军的品性。又说粮草送不到,东阳军营去了也只会一块送死。”从思拓抿了抿唇,“他老人家那段时间精神劲儿不太好都这么说,武将那边也就不好意思接着吵了,纷纷上奏要求陛下对安王从重发落。”

镇国公夫人康修婉是康老将军的小女儿,燕北之战让老人家失去了自己的小女儿、女婿和两个外孙,他是整个朝堂最没有理由包庇凶手的人。

“那位关将军为镇国公扶灵回京,我听说他是镇国公的旧友,”从思拓回想起那日的光景还是觉得历历在目,“他上来跪着说了自己的罪状,说完就要撞柱,力气大得三个武将都差点没拉住。别说我了,陛下估计也被吓了一跳。”

“后来还是康老将军连同几个人把他拽住了,他在康老将军面前跪下连连磕头,头破血流的实在惨,陛下看不过去,叫太监带他下去了。”从思拓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混乱场景,“后来那位关将军自请贬谪,调离了东阳军营,现在是在……”

“是在西南,做交州总兵,”眼见着从思拓陷入卡壳,陆闻砚接过话头,顶着对方“你怎么这也记得”以及“陆二哥你记得又何苦问我”的目光开口解释,“我也是这些日子稍稍打听了些,但当时具体在朝野上如何,我并不清楚。”

于是从思拓也沉默起来——陆二哥当初京郊坠马后浑浑噩噩,沉默颓废了许久,自己和严大哥登门去看他都不敢提什么朝堂上的事,也难怪他不太了解了。

“这么看来,主要还是安王办事不力,押送粮草的途中遭劫,致使燕北军损失惨重。”沉默片刻后,陆闻砚总结一句。

“应是如此,”从思拓点点头,随即试探着问道,“陆二哥,你是觉着……郡主怀疑当初粮草遭劫,背后另有隐情?”说话的人不免疑惑起来,他是知道陆良白背后象征着谁的,“但是那位插手粮草的押送……”

他说着说着皱起眉来,疑惑又犹豫:“实在是有些……”

乐安郡主是陆二哥的妻子,从思拓觉着用“草木皆兵”显得有些过了,琢磨半天只凑出来半句:“我觉着左相忙于义学堂已经胆大包天,若再把手伸到燕北之战去……”

“更像是自找麻烦?”陆闻砚替他补完后半句,条理清楚地道出对方的疑惑,“冯家以文入仕,若说干预科举还算得心应手,那么对军队所需粮草动心思确实有些勉强……我原先也是这么想的。”

冯家在朝堂扎根许久,通过笼络朝臣、布局义学堂的方式干涉科举,虽行事狂悖,但确实是个能疯狂敛财谋权的方式。不专心于已成气候的这条路,舍近求远地去插足风险颇多的燕北之战,的确怎么琢磨都有些异想天开。

陆闻砚又道:“但先前郡主让我查过陆良白私藏的一份茶叶,那包茶叶的油纸是安王府上才有的物件儿,原先我只觉着有些奇怪,但又觉得没准儿是她就是喜欢那种味道。近来我让各地的庄子对茶叶的品类再三辨认,发觉那是燕北之地才有的一种茶。”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目录加书签
新书推荐:古代厨娘生存记七零娇娇女被下乡糙汉老公宠上天寻找大师兄当咸鱼被迫走上升级流洛神赋我能看到高冷男主心声妖妖魔鬼怪人客栈远古使节虐文女主不干了[快穿]救世戏命师,但仅供参考假面骑士:开局成为帝骑,我要毁灭世界这不是种田游戏吗豆腐西施春九娘的科举之路我十世大善你跟我扯三弊五缺?换亲后,嫡女在侯府杀疯了六零怪力少女养夫记我栖春山(双重生)三国之魏延一统文野重生兰波的HE计划重生女配她怂啦
返回顶部